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七返九還的空間 > 博客
趙伯平管理專著: 《中國企業的病根子》連載五十七
2019-10-22 19:37:58 | 中國企業 , 病根子

(說明:本書先后成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學、密歇根大學、悉尼大學、墨爾本大學、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大學等世界一流學府的圖書館藏。)

下篇: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8、順與從

劉備三顧茅廬請諸葛亮的佳話千百年來一直在民間廣為流傳,但很少有人問,假如諸葛亮對劉備的三請仍無動于衷怎么辦?劉備是繼續四請、五請一直請下去,還是深表遺憾另尋高人,抑或找個借口讓關、張二位老弟把不識抬舉的諸葛亮做了?

姜太公在中國歷史上的名氣要比劉備大得多,至今鄉里人蓋房子不是還要寫上“姜太公在此百無禁忌”才放心嗎?他老人家執政時,也有個與孔明差不多的人物,姜大人雖不象劉備那樣親自登門,但畢竟也請了三次,誰知那家伙竟不領情,姜大人于是乎一氣之下就把他滅了。姜大人的理由是“夫不臣天子,不友諸候,望猶得臣而友之乎?望不得臣而友之是棄民也;召之三而不至,是逆民也;而旌之以為教首,使一國效之,望誰與之為君乎”?是啊,都象這樣不買帳的話,這一方諸侯還怎么當?該殺!

宋朝人張詠因庫吏偷拿一錢而殺之的故事,在傳統社會是深得人們嘉許的,特別是他怒殺庫吏前下的那句著名的判詞:“一日一錢,千日千錢,繩鋸木斷,水滴石穿“。這里我們姑且不談由一日一錢到千日千錢的推論是否成立,是否合理,單看張詠殺吏究竟是為了國庫的千日千錢還是為了庫吏的不服氣,不順從!開始張詠看見庫吏偷拿一錢并無殺掉他的打算,只想打上幾板子警戒一下,可是該死的庫吏竟敢無視張大人的威權,勃然大怒說:“一錢何足道,乃杖我耶?爾能杖我,不能斬我也!”。對上司如此的不恭不敬,上司的尊嚴何在?這不等于找死嗎?張詠可以用法過度,但庫吏不能不順從,不順從就得殺掉。對張詠怒殺庫吏一事原因的推斷,還可從有關張詠的另一則故事中得到佐證:

“詠知益州時,嘗有小吏忤詠,詠械其頸。吏恚曰:‘枷即易,脫即難!’詠曰:‘脫亦何難’。即就枷斬之,吏俱悚懼。”

懂得順從,學會順從是中國農耕社會各階層臣民的安身立命之本。順即順君王之旨,順官長之命,順長輩之意,順強者之欲,從即唯命是從,無條件服從,叫你往東不往西,叫你打狗不吆雞。

順從從大的方面來講是奉三綱五常為圭臬,從小的方面來講是遵鄉規民俗,守族規家教。具體則表現為:一個人從能夠記事的時候起就被要求做一個不亂說亂動的乖孩子,聽長輩的話,聽兄長的話,敬長輩若神明,向長輩打躬作揖,給長輩磕頭跪拜。《三字經》中講的“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弟與長,宜先知,首孝悌,次見聞”正是這個意思。

處于那樣的氛圍,即使有一兩個開明的家長不想讓子女受繁文縟節之苦,也不可能,你固然可以在自己家里同情和寬容自己的孩子,但孩子終歸是要走上社會的,社會并不肯特殊對待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不守規矩,不知順從,長大后又怎能立足?為了孩子不至于老大徒傷悲,還是趁早管教為好。更何況你雖然愿意同情寬容自己的孩子,但你的同族同宗們卻未必愿意,因為這關系到門風、族風呀!

孩子稍大一點,望子成龍的父母便迫不及待地為他張羅文房四寶,請先生,進學堂,開始起“學而優則仕”的漫漫人生,面對雙親的熱切期待和拳腳相加,他不得不早早收起一顆天真好玩的童心,一天到晚,規規矩矩地端坐在學堂里,學著老夫子的樣子,滿口子曰詩云之乎者也,頭懸梁錐刺股,夢想著有一天能“學好文武藝,賣與帝王家”“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實現他祖祖輩輩未曾實現的夙愿。

光陰茬苒,轉眼間又到了男大當婚的年齡,做長輩的出于經濟的、政治的、門第的、傳宗接代的種種考慮,緊鑼密鼓地為他張羅起婚事。不管他愿不愿意,喜不喜歡,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不能抗拒,必須老老實實地按社會、家族、父母的意愿去成家立業,生兒育女。

婚姻是人生的一大轉折。婚前,做兒子的有些不守規矩,不懂禮節的行為并不要緊,因為在長輩的心目中他終究還是個孩子;婚后,他已是一個大人,已有了本質的不同,再不能象婚前那樣胡來,出門要請示,回來要問安。婚姻,不但使他在家中多了一層束縛,而且也使他在社會上平添了諸多榜梏。他開始要獨立地去應對數不清的鄉規民俗和猛于虎的苛政。昏聵天子的喜怒無常他要順從,貪官污吏的橫征暴斂他要順從,鄉里惡霸的巧取豪奪他要順從,戕害人性的巫婆神漢他要順從,村頭田邊的流言蜚語他要順從,族中長老的裝模作樣他要順從。在順從中度日如年,在順從中消滅自己。

支撐門戶的男子雖因格守三綱而受氣在外,但回家后尚有妻子兒女供他做出氣筒,還可多少得到一點彌補,恢復一點心理平衡,算不得最難受。最難受的莫過于女子,從小在娘家被限制在一個狹小的范圍內,上不得臺盤見不得人,飽受父兄的冷眼;好不容易等到出嫁,婆婆的橫挑鼻子豎挑眼早已在那恭候多時,碰上一個通情達理的丈夫方能免受皮肉之苦。什么是小媳婦?小媳婦身份最低,微不足道如一粒微塵,小媳婦就是時刻要小心謹慎,小心翼翼,小心伺候,小聲下氣,小心挨訓,小心挨揍,小心被休。丈夫、公婆再無理再蠻橫她都得一聲不吭,一味順從,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最后即使熬到丈夫去世,自己做上婆婆也不一定能稱心如意,仍有目不識丁,惡聲惡氣的兒子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農耕社會的女子真難,難于上青天!

順從的順對處于上位的強者而言是對的,但對處于下位的弱者則不能叫做順,而應叫做逆和屈。因為順從了強者的貪欲,淫欲,權欲,獸欲,必然會逆拂弱者的自由意志和基本人性。

處于上位的強者對禮治體系的顯失公允雖心知肚明,但也沒有更好的兩全共美的辦法,因為有強者的舒心快意就有弱者的屈從壓抑,不可避免。于是強者們為著緩和矛盾,減少沖突只好向弱者們大講特講順從的好處,以期在弱者的靈魂深處樹立起順從強者是天經地義的觀念,將弱者可能出現的怨恨與不滿消除于無形。

但僅管如此,弱者的肉體痛苦和精神折磨還是難以止息。痛苦無奈的順從終究要給弱者們造成兩大不可磨滅的傷痕。

一、個性的喪失。在中國農耕社會如果你不幸是一位咄咄逼人、大刀闊斧的改革家;一位頂真碰硬、不留情面的包大人;一位敢說敢為、勇立潮頭的拓荒者;一位百折不撓、事業有成的實干家;一位直言不諱、犯顏直諫的諍臣,那你一定會被公認為個性太強。不但別人講,而且自己也要常常迫不得已地作檢討、打招呼:“對不起諸公,我這個人就是個性太強。”個性太強,在成熟的市場國家無疑是一個受到鼓勵的優勢,但在我們傳統的農耕社會卻是個人人嗤之以鼻的劣勢。個性太強勢必意味著有獨立的思想,不肯人云亦云;不肯隨大流,趕時髦;不肯以別人的耳朵、眼睛、嘴巴為自己的耳朵、眼睛、嘴巴,喜歡自己去看,去聽,去思想,去主張。意味著責任感強,敢于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完全的責任,不怕權威,不怕監禁殺身,只認理不認人,好漢做事好漢當。殊不知這兩條恰恰是維持農耕社會統治秩序的大忌。允許你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思想,獨立自主,藐視權威,目無尊長,我還怎么統治?怎么舒心快意?

治國平天下中不允許臣民有個性、有主張,同樣,修身齊家中也不允許家長以外的成員有個性、有主張。于是便有了“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口號,女子無才,才不會胡思亂想,才不會有這樣那樣的不滿,提這樣那樣的要求,才樂意做小伏低,溫順如羔羊。

對中國農耕社會的強者們來說,個性這玩意兒決不可助長,誰有個性就打倒誰,誰就得挨整挨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順我者步步高,逆我者節節敗。我要千方百計把那桀驁不訓者身上的刺拔掉,把頭上的角磨平,不把他變成一個光溜溜,圓滾滾的回頭浪子誓不罷休。

二、人格的扭曲。一個向來強調臣民要順從,要循規蹈矩的國家,老百姓的規矩意識偏又十分貧弱,滿目皆是對規矩的戲弄,對規矩的蔑視,其中的道理何在?原來,<>則規矩無理。規矩都是由強者制訂,從合于強者的利益出發的。弱者順從規矩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迫不得已,一旦有條件、有機會不受規矩的約束,規矩就會立刻被拋到九霄云外。

<>則物極必反,太多的壓抑,必定會帶來太過的宣泄。在外面越是窩囊無用的男人,回到家中的脾氣越大,架子越大;多年的小媳婦熬成婆后,會格外地注重媳婦的禮節,稍有不順則雷霆大發;長期屈從于強者的弱者,對栽到他手中的強者會采取非夷所思的報復方式,無所不用其極,令人發指,會用強者的痛苦呼號來找回自己丟失已久的人性。

印象中曾看過一段有關老北京的饕餮們如何吃驢肉的文字介紹。大意是先用鐵索將驢子捆在鐵樁上,然后一邊用滾燙的開水澆驢子的屁股,一邊用鋒利的刀子割下鮮紅的驢肉,據說這樣吃進口里的驢肉味道特別鮮美嫩滑。中國人烹龍炮風,生吞活剝的技術的確是無與倫比的,但人們很少想到與卓越的烹調技術一樣令世人叫絕的還有我們的殺人技術、折磨人的技術,外國佬痛恨一個人,整治一個人,基本上是一刀砍了,一槍斃了,一根繩子吊了,即使是折磨,也不能跟我們老祖宗相提并論。我們老祖宗的殺人技術之精,折磨人的本領之高,堪稱舉世無雙,不要說親自體會單是聽聽就頭皮發麻,不寒而粟。追根究底,這不能不說和歷史上人民長期受壓抑、遭屈辱有關。

敬請關注趙伯平的微信公眾號:zbpglzx2016

趙伯平(管理咨詢專業,擅長領域:企業文化、戰略規劃、組織設計、人力資源,[email protected]

趙伯平的四本管理“鳴”著:

最早發現《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階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張《以權威破除權威》(已出版);

進而呼吁《從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機構請郵件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