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飄緲的藍的空間 > 博客
暴風集團凈資產負6億元 "寒冬"凌冽下將走向何方
2019-11-04 09:52:56 | 暴風集團
 (原標題:暴風集團凈資產負6億元 “寒冬”凌冽下將走向何方)

近日,“區塊鏈”在A股市場上演了過山車式的狂歡。

在區塊鏈概念的帶動下,相關概念股一路高歌猛進,接連上漲,然而,漲停潮后未能延續勢頭,不少概念股又直線跳水甚至跌停,這場“月末狂歡”似乎僅僅只是曇花一現。

在這場短暫的狂歡中,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以下簡稱“暴風集團”)也是其中一員。10月29日,暴風集團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及風險提示公告,表示近期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資金緊張,難以維持公司正常運轉。

當下,除持續經營困難外,暴風集團還面臨著公司凈資產為負、實控人馮鑫被捕、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退市風險、高管盡數離職等種種問題。那么,深陷“風暴”的暴風集團應該如何應對?

“第一妖股”的短暫狂歡

?10月24日,受消息面利好的影響,區塊鏈板塊成為A股市場的焦點,大量資金涌入,相關概念股連連上漲,并于28日迎來漲停潮,截至當日收盤,超過百股集體漲停。以暴風集團為例,隨著區塊鏈概念股的拉升,暴風集團的股價由23日的4.50元/股一路上漲,28日迎來一字板漲停,收報5.60元/股,累計漲幅達24.44%,總市值為18.45億元。


然而,好景不長,區塊鏈炒作降溫后,多只區塊鏈概念股又打開漲停板直線跳水。暴風集團的股價也沖高回落,以跌停收場。10月30日收盤,暴風集團的股價為5.19元/股,總市值為17.10億元。也就是說,短短兩日,暴風集團市值就蒸發了1.35億元。

遙想當年,暴風集團也曾是A股市場赫赫有名的明星“妖股”。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作為PC時代的播放器巨頭,其備受資金追捧,并創下上市40個交易日拿下36個漲停板,總市值最高一度超過400億元的神話記錄,一時間,暴風集團風光無兩。

上市以來,暴風集團先后在不同的領域布局,發展了VR、體育、影業、TV、游戲等數十項業務,并推出暴風魔鏡、暴風TV、暴風體育、暴風金融等新模塊。然而,經歷了一段高光時刻的暴風集團接連受挫。

隨著版權環境的不斷完善,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等以重金購入版權、甚至自制節目的視頻網站逐漸雄起,暴風影音的競爭優勢不復從前;備受追捧的VR行業逐漸降溫,暴風魔鏡業務預冷無法持續盈利;搶占人工智能先機的暴風TV處于連年虧損的狀態;而其他業務也并未獲得預期的發展。

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高樓落。短短幾年時間,暴風集團上市后一系列的布局失利,令其業績和股價逐年下跌。上市之初的驚艷對比現在不到20億元的市值,暴風集團如今的處境不由讓人唏噓不已。

前三季度營收下滑九成

10月30日,暴風集團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暴風集團的營業收入為9360萬元,同比下滑90.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50億元,同比下滑184.50%;貨幣資金僅剩331.71萬元。

其中,2019年第三季度,暴風集團的營業收入僅為1000萬元,同比下滑90.95%;凈利潤為-3.86億元,同比減少215.76%。而在此前的業績預告中,暴風集團預計第三季度將盈利1.08億至1.13億元,與實際業績差距較大。

此外,從利潤表可以看到,暴風集團計提資產減值準備達3.61億元,包括應收賬款壞賬準備1.96億元、商譽減值準備1.35億元、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0.30億元。與此同時,因新增大額訴訟,公司前三季度的營業外支出達5.2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5472.71%;因喪失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智能)的控制權而獲得投資收益2.79億元。

暴風智能的主要業務是暴風互聯網電視,曾被暴風集團寄予厚望的項目。但在互聯網電視品牌整體遭遇寒潮的背景下,暴風智能近年來虧損嚴重。據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中報顯示,暴風智能2018年度、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虧損分別為11.91億元、0.87億元。

那么,失去了巨額虧損的暴風智能,暴風集團就高枕無憂了嗎?恐怕未必。作為暴風集團的核心業務板塊之一,暴風智能2018年度、2019年上半年分別貢獻了9.38億元、0.49億元的營收,分別占總營收的83.23%、58.33%。失去暴風智能似乎也意味著失去了大部分的核心資產和收入來源,按照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暴風集團想要扭轉不利局面恐怕難度較高。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9月底,暴風集團的總資產僅為3.60億元,較上年末的12.42億元減少了71.0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6.33億元,而據其預測,2019年全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也有為負的風險。

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其股票上市”。也就是說。若暴風集團經審計后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那么深交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危機風波持續不斷

雪上加霜的是,除凈利大幅下滑外、公司面臨退市風險外,暴風集團多位高管也在三季報發布的同日宣布離職。

10月30日公告顯示,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董事會收到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證券事務代表于兆輝的書面辭職報告,三者的職務原定任期屆滿日均為2020年12月13日。離職后,張鵬宇不再擔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但仍擔任影音產品負責人的職務,張麗娜和于兆輝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事實上,高管離職對于暴風集團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查閱此前的公告,自2018年以來,公司已有包括公司董事在內的數十位高管離職,而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也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于9月2日被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批準逮捕,暴風集團形象遭到重創。

令人唏噓的是,除已被批準逮捕的馮鑫外,暴風集團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10月31日下發關注函,要求暴風集團盡快聘任相關高級管理人員, 確保公司經營穩定,能夠及時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此外,暴風集團此前還收到來自深交所針對半年報的問詢函。10月14日,深交所針對暴風集團的商譽減值、負債情況計提壞賬準備等提出疑問,共涉及12個問題。其中,包括對暴風智能、暴風魔娛,以及暴風金融等情況重點發問。截至目前,暴風集團并未就深交所相關問詢進行回復。

在此之前,暴風集團也風波不斷。9月4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其進行立案調查。9月16日,深交所作出決定,對公司及馮鑫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根據相關規定,最近十二個月內受到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不得發行證券。

與此同時,僅2019年以來,暴風集團已經陸續發布了8次關于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近期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資金緊張,難以維持公司正常運轉;主營業務收入急劇下滑,應收賬款回收困難,經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企查查數據顯示,暴風集團自身風險高達1714條,關聯風險達860條,其中包括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等。

從曾經風光無限的播放器巨頭,到如今市值不足20億元甚至面臨退市危機,在“風暴圈”風雨飄搖的暴風集團能否順利度過這個凌冽“寒冬”?(投資者攻略出品)

來源:投資者網 作者:曹璐